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港澳生肖时时彩:文旅融合背景下,文旅地產該何去何從?

發布日期:2019-08-27

 

福彩之生肖时时彩 www.ixtomo.com.cn   在文化與旅游的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文旅產業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發展從量向質轉變的一個縮影。文旅投資熱的背景下,面臨著市場驟變的房地產企業含淚告別了地產的黃金十年,從粗放式的增長模式中脫胎換骨,走到了懸崖邊上,眾多房企轉頭發現到:文旅地產這個炙手可熱的萬億級市場,已迎來路徑多元的“戰國時代”。

  雖然越來越多房企卷入到多元轉型的迷思之中,但大多數地產企業的思維方式還停留在住宅地產時代,靠著地產賺快錢實現曲線救國的思路宛若戴在開發商頭上的“緊箍咒”,一時間難以摘除,不少地產公司向文旅產業的轉型觀念,似乎還是沒有跳脫出地產盈利的這一傳統商業模式,在他們的觀念里,地產和文旅就像是“魚”和“熊掌”全然不可兼得。

  反觀另一種局面,如火如荼的文旅地產發展浪潮中,有些房企顯得有些財大氣粗,在開發文旅項目過程中慣用高舉高打、大步擴張的方式,動輒投資數百、上千億。而高速擴張對資金的需求量,極大地考驗著企業的融資能力和資金運轉能力。

  以華僑城為例,自提出“文化+旅游+城鎮化”模式以來,華僑城在文旅項目的投資粗略估算已超萬億,為了“輸血”進文旅項目,只得靠著頻繁拋售資產為繼。數據顯示,2017年華僑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7億元,同比下降274.85%,2018年上半年,華僑城的資產負債率高達73.28%。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文旅地產就像是七彩泡沫,看起來絢爛美麗,實際上幻夢易破。中國目前的文旅開發面臨著“721”的格局(70%虧損、20%持平、10%盈利),高質量的文旅地產少之又少,作為中長期布局的項目,文旅地產往往需要經歷8-10年的開發周期,想要盈利則需要更久的時間,后續力不足,文旅IP與地產運營將難以“續命”。

  文旅融合背景下,向左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向右是七彩泡沫美麗易破,面對“模式困境”,文旅地產該何去何從?
 


 

  穩定與持久:文旅地產的對沖關系

  從以往的地產與文旅產業增速對比來看,地產增速極值一般領先文旅行業兩到三年,除了經濟?;忍厥饈倍?,二者基本保持著一定增速的對沖關系。

  從整體層面來看,關于文旅地產能掀起熱潮的原因,華菁證券研究所地產行業首席分析師周雅婷提出了一個值得深度思考的點:“地產和文娛行業作為經濟周期中早期和末期的典型行業代表,他們的業務組合起到了對沖經濟周期的作用,成為大企業在經歷過周期洗禮后的商業模式選擇。”

  拿去年數據分析,文旅方面,根據國內旅游抽樣調查結果,2018年國內旅游人數55.39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0.8%。入境旅游人數14120萬人次,增長1.2%,出境旅游人數14972萬人次,增長14.7%;全年實現旅游總收入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5%。初步測算,全年全國旅游業對GDP的綜合貢獻為9.94萬億元,占GDP總量的11.04%。

  地產方面,傳統地產行業正面臨從增量業務向存量業務轉變的挑戰。根據國家統計局、國家旅游局的數據,房地產的增量開發業務規模在12.9萬億左右,包括商品住宅11萬億、商業地產1.9萬億。而存量管理業務規模則與增量開發不相上下,達到12.3萬億,包括旅游地產5.4萬億、商場運營5.3萬億、長租公寓1萬億、寫字樓0.6萬億。

  商業地產和旅游地產是目前可見的、最大的兩個可匹配原有資金和收入規模的領域。有海外分析師指出:“迪士尼如果沒有地產業務,那它會是一個已經步入老年的傳媒集團,但正因為其擁有地產板塊,迪士尼正值壯年。”可見地產對于迪士尼的非凡意義。

  “文旅+地產”的打法是在經濟周期中運用對沖關系構建一個系統風險更小的業務結構。地產開發得到的短周期巨額現金流投入到長期穩定回報的文旅業務中,實現資金在久期上的轉換,對于商業模式的長期穩定性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政企聯動:創新運營成王道

  目前中國的文旅地產開發的局面跟40多年前改革開放的局面有些相似性,有著自下而上的改革創新熱情,很多企業對文旅發展抱有玫瑰金色般的美麗夢想,他們都試圖闖進文旅產業,因而每年的資金需求量都超過上萬億。

  以阿那亞為例,阿那亞原屬于億城集團,2012年銷售額僅4000多萬,被視為不良資產。1年后,億城作價2.6億拋售阿那亞,比其獲取價款還低了1.4億。2015年,阿那亞全面改革,以一個全新的面貌殺出江湖, 5分鐘短視頻《全中國最孤獨的圖書館》爆紅,幾個月內點擊量超過2000萬次。抓住了時代的特質,又契合當下部分文藝青年的興趣,孤獨圖書館美得恰如其分,一時間成為了“網紅爆款”。

  阿那亞從一個默默無聞的項目做到了年銷10億的文旅地產項目,其成功秘訣在于,開發商從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為“生活方式的提供商”而不僅僅是傳統開發商,因而摒棄了以營銷為導向、快速周轉的開發模式,真正從運營、服務做起。從原先單一的不動產,轉變為場所和內容的提供者,這種可供交際的社群概念,顯然是一次革命性的創新。

  在阿那亞這個社群里,業主可以去農場,去“孤獨圖書館”,去海邊充滿儀式感的教堂,去沙灘酒吧喝酒,去食堂吃飯,還可以打高爾夫,參加篝火晚會,如今,阿那亞的48個微信群已然形成社群圈層概念,真正堪稱互聯網時代文旅地產的"社群之王"。
 


 

  當然僅僅憑著各企業自下而上的改革創新是遠遠不夠的,這些年國內文旅地產項目單體規模呈現出兩極化趨勢,“極大型”文旅地產項目工程量巨大,建設周期長,對企業的融資能力和資金運轉能力要求極高,為了避免大批項目耗時耗力卻最后爛尾,甚至淪為跑馬占地的“空架子”,政府從上而下的管理運營必不可少。

  而“極小型”文旅地產項目輻射一小時以內的近距離市場,未來每個城市都可能涉及,像上海田子坊、成都寬窄巷子、北京798等,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定位精準就成了管理運營的強需求。

  文旅項目積極推進的背后是各級政府和企業共同作用的結果,隨著旅游在國民經濟地位中攀升——國家戰略性支柱產業、旅游與一、二、三產業之間的融合發展以及旅游與城鎮化進程的全面結合等新趨勢的出現,旅游呈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引擎帶動及產業聯動效應。

  文旅地產管理運營過程中,政府職能遠遠不局限于行業管理,最重要的,是戰略及模式運用(旅游綜合體、文化綜合體等)、資源運用(旅游資源、土地等)、公共工程(基礎設施、公共景觀、游客中心等)、管理體制創新(整體、行業、景區)、招商引資(項目設計、政策、計劃)、營銷與促進(品牌、形象口號、政策、渠道、活動等)。而這一切職能的實現,有一個前提,就是政府必須把握住自己在旅游發展中的角色定位,對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形成一個清醒的認識和判斷。
 


 

  IP時代:優質內容成就優質體驗

  自從國內主題樂園行業駛入快車道后,很多開發商處于思維無序的跟風狀態,因而出現了一些粗糙復制,品牌模板化的文旅項目,文旅地產開發的“721”格局也就難以避免了。想要走出如今同質化、盈利難的窘境,因地制宜地打造IP已然成為最佳途徑。

  國外成功的主題公園大多數以“IP類企業”為核心,無論是迪士尼還是環球影城,IP所展現的價值無可比擬,全球主題公園入園人數排名中, IP主題樂園遠遠高于沒有IP的樂園。

  不過,IP型樂園雖然在客流吸引力和人均消費力上表現更優異,但是生搬硬套、粗糙復制往往容易適得其反,文旅地產的核心競爭力在于“異質化”和營運能力。一個文旅超級IP,等同于一個獨一無二的商業帝國、文化獨立王國,它的獨特性是貫穿始終的。比如國內的烏鎮就是一個很好的先驅者,早在開發伊始,烏鎮就懂得獨特的重要性,率先喊出了“一樣的古鎮,不一樣的烏鎮”這樣的口號。

  當大部分古鎮還在復制“小橋流水人家”的共同景致之時,烏鎮就想出了差異化的新招,轉型做起了文化小鎮。事實證明,文化是放大景區IP的最好手段,烏鎮戲劇節的演繹和木心美術館的建造,吸引了一大批不同年齡層的受眾,文化的滲透讓 “旅游小鎮”搖身一變,成為了充滿文藝氣息的“文化小鎮”。有人說烏鎮戲劇節是中國最像阿維尼翁戲劇節的戲劇盛會,這個已經走過了6個年頭的戲劇節帶來的文化盛宴,讓人沉醉又震撼。

  如今的烏鎮并沒有停止轉型的步伐,與互聯網的結合宛若給古鎮插上了羽翼,讓烏鎮在世界的舞臺上煥發出了不一樣的古鎮光彩。就像烏鎮掌門人陳向宏所說,烏鎮的成功關鍵就在于始終致力于打造差異化的、與眾不同的用戶體驗:“別人嚼過的饅頭,我不嚼第二次。我不再強調自己的景區是第一,而是強調自己的景區是唯一。我不怕自己小,只怕自己不是唯一。我覺得這種唯一性才是真正重要的。”
 


 

  體驗經濟:構建復合型良性供需

  從主題和盈利模式上講,早期我國文旅地產開發更偏重“旅”,主流模式為自然資源驅動型與主題產品驅動型兩類,要么依托山河湖海等自然資源,要么依托游艇碼頭高爾夫等人造資源,以高級星級酒店作為帶動點,輔以公寓、別墅等銷售型物業盈利,主題和盈利模式都十分單一。

  而現在的文旅地產開發則更偏重“文”,無論是主題公園的火熱興起,還是都市消費型文娛地產的熱潮熱賣,都彰顯著盈利模式的多元化,開發商不再局限于銷售物業、門票收入,轉而向餐飲、酒店、周邊產品、IP衍生等多方向發散。

  就主題樂園而言,一個成功的主題公園很大程度上能增強地區旅游的輻射能力,對該區域社會、經濟、文化等領域都有廣泛的關聯效應。而怎樣讓主題公園建立多元盈利網,保持活力持續盈利,迪斯尼樂園作為主題公園繞不開的成功范例有許多值得我們借鑒和學習的地方。

  迪斯尼樂園在豐富的產業鏈組合中,樂園門票收益僅只是一小部分,娛樂、餐飲、住宿等設施項目才是核心盈利點。同時,迪斯尼通過影視、玩具,圖書,電子游戲和傳媒網絡的“窗口”不斷地滲透大眾之心,持續擴大品牌的影響力,進一步給該盈利模式注入了頑強的生命力。

  從文旅地產的呈現模式講,除了“主題公園”式區域綜合開發,以及由點到城且集聚能力極強的都市消費型文娛地產打造,目前來看,特色小鎮和“農文旅”這類投資較小的文旅項目將受到追捧,特色小鎮和“農文旅”(農業+文創+地產)將為文旅地產從單一向多元化轉變提供新的思路。

  廣受好評的世界級禪意旅居度假目的地——靈山小鎮·拈花灣,以及衡水的“農文旅”創新發展模式都是文旅地產行業的先驅者,這讓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文旅地產的局面一定是萬花齊放,而非千篇一律。
 


 

  文旅地產轉型三部曲

  文旅地產目前深植企業的地產基因在轉型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水土不服的反應,習慣了地產項目高周轉、快回本的常態化模式,一下子要進入到高投入、長周期且需要精打細雕、反同質化的文旅項目多少顯得有些手足無措。這種情況下,譜好“專業團隊-財務預算-節奏把控”三部曲就是房地產企業轉型文旅產業需要認真思考的。

  首先,專業的團隊是資源整合能力的基石。一個具有強大IP創造運營能力的服務團隊,才能在競爭激烈的文旅市場站穩腳跟。比如文娛IP巨頭華誼兄弟,他將多年電影IP與中國各地城市文化深度融合, 以內容為王打造多種體驗互動的娛樂型產品,全國布局20個城市,總投資高達700億,坦白講,一般團隊根本難以與之對抗,文旅地產這一火熱商場,看不見的硝煙從未停止,沒有專業和實力,只能淪為炮灰。

  其次,財務預算決定了房企是否能在文旅地產這條荊棘道路走下去。前面說到,文旅和地產業務組合起到了對沖經濟周期的作用,因而有人說手握重金的房企轉型文旅這樣大投資的項目是具有絕對性優勢的。

  但實際情況是房地產企業的凈負債率高的可達500%多,市場頻頻爆出企業債務?;?,政策面臨去杠桿、宏觀經濟下行,資金吃緊、旅游項目去地產化等多方利空形勢,如履薄冰的投資方不得不變得越來越謹慎。
 


 

  文旅項目的高投資、長周期、難周轉、無模板、反同質化等特點,要求房地產企業更要做好財務預算。房企若想沿用地產反哺旅游的思路也只能用原始的積累,這對資金預算和原有地產業務的運營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后,如果說財務預算決定了房企能否在文旅地產這條荊棘的道路上走下去,節奏感則決定了房企能走多遠。文旅項目的特性決定了這一個長跑的過程,雖說路上對手風起云涌,免不了你追我趕,相互廝殺,但一味追求速度很容易過度消耗、后勁不足,這個時候講究特有的節奏感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目前政策規范加之消費者體驗閥值越來越高,門票經濟時代一去不復返,將自然風景、文化、高科技等多方融合、旅游項目必須是獨特的、擁有完整的故事并且可持續延展的、游客可深度參與體驗且具有沉浸感的,這里的任何一條想做到都不太容易,然而任何一條做不到都不利于維持項目的可持續性。面對這樣的局面,房地產企業如果毫無章法地“亂跑”,長跑路上必然迷失在七彩泡沫的幻夢里,離最初想要到達的地方越來越遠。

  作者:王真真

上一篇:魏小安:景區發展的10大誤區與10大趨勢

下一篇:《只有峨眉山》即將公演,中國旅游演藝進入3.0時代?


?
文旅融合背景下,文旅地產該何去何從?

 

  在文化與旅游的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文旅產業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發展從量向質轉變的一個縮影。文旅投資熱的背景下,面臨著市場驟變的房地產企業含淚告別了地產的黃金十年,從粗放式的增長模式中脫胎換骨,走到了懸崖邊上,眾多房企轉頭發現到:文旅地產這個炙手可熱的萬億級市場,已迎來路徑多元的“戰國時代”。

  雖然越來越多房企卷入到多元轉型的迷思之中,但大多數地產企業的思維方式還停留在住宅地產時代,靠著地產賺快錢實現曲線救國的思路宛若戴在開發商頭上的“緊箍咒”,一時間難以摘除,不少地產公司向文旅產業的轉型觀念,似乎還是沒有跳脫出地產盈利的這一傳統商業模式,在他們的觀念里,地產和文旅就像是“魚”和“熊掌”全然不可兼得。

  反觀另一種局面,如火如荼的文旅地產發展浪潮中,有些房企顯得有些財大氣粗,在開發文旅項目過程中慣用高舉高打、大步擴張的方式,動輒投資數百、上千億。而高速擴張對資金的需求量,極大地考驗著企業的融資能力和資金運轉能力。

  以華僑城為例,自提出“文化+旅游+城鎮化”模式以來,華僑城在文旅項目的投資粗略估算已超萬億,為了“輸血”進文旅項目,只得靠著頻繁拋售資產為繼。數據顯示,2017年華僑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7億元,同比下降274.85%,2018年上半年,華僑城的資產負債率高達73.28%。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文旅地產就像是七彩泡沫,看起來絢爛美麗,實際上幻夢易破。中國目前的文旅開發面臨著“721”的格局(70%虧損、20%持平、10%盈利),高質量的文旅地產少之又少,作為中長期布局的項目,文旅地產往往需要經歷8-10年的開發周期,想要盈利則需要更久的時間,后續力不足,文旅IP與地產運營將難以“續命”。

  文旅融合背景下,向左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向右是七彩泡沫美麗易破,面對“模式困境”,文旅地產該何去何從?
 


 

  穩定與持久:文旅地產的對沖關系

  從以往的地產與文旅產業增速對比來看,地產增速極值一般領先文旅行業兩到三年,除了經濟?;忍厥饈倍?,二者基本保持著一定增速的對沖關系。

  從整體層面來看,關于文旅地產能掀起熱潮的原因,華菁證券研究所地產行業首席分析師周雅婷提出了一個值得深度思考的點:“地產和文娛行業作為經濟周期中早期和末期的典型行業代表,他們的業務組合起到了對沖經濟周期的作用,成為大企業在經歷過周期洗禮后的商業模式選擇。”

  拿去年數據分析,文旅方面,根據國內旅游抽樣調查結果,2018年國內旅游人數55.39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0.8%。入境旅游人數14120萬人次,增長1.2%,出境旅游人數14972萬人次,增長14.7%;全年實現旅游總收入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5%。初步測算,全年全國旅游業對GDP的綜合貢獻為9.94萬億元,占GDP總量的11.04%。

  地產方面,傳統地產行業正面臨從增量業務向存量業務轉變的挑戰。根據國家統計局、國家旅游局的數據,房地產的增量開發業務規模在12.9萬億左右,包括商品住宅11萬億、商業地產1.9萬億。而存量管理業務規模則與增量開發不相上下,達到12.3萬億,包括旅游地產5.4萬億、商場運營5.3萬億、長租公寓1萬億、寫字樓0.6萬億。

  商業地產和旅游地產是目前可見的、最大的兩個可匹配原有資金和收入規模的領域。有海外分析師指出:“迪士尼如果沒有地產業務,那它會是一個已經步入老年的傳媒集團,但正因為其擁有地產板塊,迪士尼正值壯年。”可見地產對于迪士尼的非凡意義。

  “文旅+地產”的打法是在經濟周期中運用對沖關系構建一個系統風險更小的業務結構。地產開發得到的短周期巨額現金流投入到長期穩定回報的文旅業務中,實現資金在久期上的轉換,對于商業模式的長期穩定性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政企聯動:創新運營成王道

  目前中國的文旅地產開發的局面跟40多年前改革開放的局面有些相似性,有著自下而上的改革創新熱情,很多企業對文旅發展抱有玫瑰金色般的美麗夢想,他們都試圖闖進文旅產業,因而每年的資金需求量都超過上萬億。

  以阿那亞為例,阿那亞原屬于億城集團,2012年銷售額僅4000多萬,被視為不良資產。1年后,億城作價2.6億拋售阿那亞,比其獲取價款還低了1.4億。2015年,阿那亞全面改革,以一個全新的面貌殺出江湖, 5分鐘短視頻《全中國最孤獨的圖書館》爆紅,幾個月內點擊量超過2000萬次。抓住了時代的特質,又契合當下部分文藝青年的興趣,孤獨圖書館美得恰如其分,一時間成為了“網紅爆款”。

  阿那亞從一個默默無聞的項目做到了年銷10億的文旅地產項目,其成功秘訣在于,開發商從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為“生活方式的提供商”而不僅僅是傳統開發商,因而摒棄了以營銷為導向、快速周轉的開發模式,真正從運營、服務做起。從原先單一的不動產,轉變為場所和內容的提供者,這種可供交際的社群概念,顯然是一次革命性的創新。

  在阿那亞這個社群里,業主可以去農場,去“孤獨圖書館”,去海邊充滿儀式感的教堂,去沙灘酒吧喝酒,去食堂吃飯,還可以打高爾夫,參加篝火晚會,如今,阿那亞的48個微信群已然形成社群圈層概念,真正堪稱互聯網時代文旅地產的"社群之王"。
 


 

  當然僅僅憑著各企業自下而上的改革創新是遠遠不夠的,這些年國內文旅地產項目單體規模呈現出兩極化趨勢,“極大型”文旅地產項目工程量巨大,建設周期長,對企業的融資能力和資金運轉能力要求極高,為了避免大批項目耗時耗力卻最后爛尾,甚至淪為跑馬占地的“空架子”,政府從上而下的管理運營必不可少。

  而“極小型”文旅地產項目輻射一小時以內的近距離市場,未來每個城市都可能涉及,像上海田子坊、成都寬窄巷子、北京798等,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定位精準就成了管理運營的強需求。

  文旅項目積極推進的背后是各級政府和企業共同作用的結果,隨著旅游在國民經濟地位中攀升——國家戰略性支柱產業、旅游與一、二、三產業之間的融合發展以及旅游與城鎮化進程的全面結合等新趨勢的出現,旅游呈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引擎帶動及產業聯動效應。

  文旅地產管理運營過程中,政府職能遠遠不局限于行業管理,最重要的,是戰略及模式運用(旅游綜合體、文化綜合體等)、資源運用(旅游資源、土地等)、公共工程(基礎設施、公共景觀、游客中心等)、管理體制創新(整體、行業、景區)、招商引資(項目設計、政策、計劃)、營銷與促進(品牌、形象口號、政策、渠道、活動等)。而這一切職能的實現,有一個前提,就是政府必須把握住自己在旅游發展中的角色定位,對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形成一個清醒的認識和判斷。
 


 

  IP時代:優質內容成就優質體驗

  自從國內主題樂園行業駛入快車道后,很多開發商處于思維無序的跟風狀態,因而出現了一些粗糙復制,品牌模板化的文旅項目,文旅地產開發的“721”格局也就難以避免了。想要走出如今同質化、盈利難的窘境,因地制宜地打造IP已然成為最佳途徑。

  國外成功的主題公園大多數以“IP類企業”為核心,無論是迪士尼還是環球影城,IP所展現的價值無可比擬,全球主題公園入園人數排名中, IP主題樂園遠遠高于沒有IP的樂園。

  不過,IP型樂園雖然在客流吸引力和人均消費力上表現更優異,但是生搬硬套、粗糙復制往往容易適得其反,文旅地產的核心競爭力在于“異質化”和營運能力。一個文旅超級IP,等同于一個獨一無二的商業帝國、文化獨立王國,它的獨特性是貫穿始終的。比如國內的烏鎮就是一個很好的先驅者,早在開發伊始,烏鎮就懂得獨特的重要性,率先喊出了“一樣的古鎮,不一樣的烏鎮”這樣的口號。

  當大部分古鎮還在復制“小橋流水人家”的共同景致之時,烏鎮就想出了差異化的新招,轉型做起了文化小鎮。事實證明,文化是放大景區IP的最好手段,烏鎮戲劇節的演繹和木心美術館的建造,吸引了一大批不同年齡層的受眾,文化的滲透讓 “旅游小鎮”搖身一變,成為了充滿文藝氣息的“文化小鎮”。有人說烏鎮戲劇節是中國最像阿維尼翁戲劇節的戲劇盛會,這個已經走過了6個年頭的戲劇節帶來的文化盛宴,讓人沉醉又震撼。

  如今的烏鎮并沒有停止轉型的步伐,與互聯網的結合宛若給古鎮插上了羽翼,讓烏鎮在世界的舞臺上煥發出了不一樣的古鎮光彩。就像烏鎮掌門人陳向宏所說,烏鎮的成功關鍵就在于始終致力于打造差異化的、與眾不同的用戶體驗:“別人嚼過的饅頭,我不嚼第二次。我不再強調自己的景區是第一,而是強調自己的景區是唯一。我不怕自己小,只怕自己不是唯一。我覺得這種唯一性才是真正重要的。”
 


 

  體驗經濟:構建復合型良性供需

  從主題和盈利模式上講,早期我國文旅地產開發更偏重“旅”,主流模式為自然資源驅動型與主題產品驅動型兩類,要么依托山河湖海等自然資源,要么依托游艇碼頭高爾夫等人造資源,以高級星級酒店作為帶動點,輔以公寓、別墅等銷售型物業盈利,主題和盈利模式都十分單一。

  而現在的文旅地產開發則更偏重“文”,無論是主題公園的火熱興起,還是都市消費型文娛地產的熱潮熱賣,都彰顯著盈利模式的多元化,開發商不再局限于銷售物業、門票收入,轉而向餐飲、酒店、周邊產品、IP衍生等多方向發散。

  就主題樂園而言,一個成功的主題公園很大程度上能增強地區旅游的輻射能力,對該區域社會、經濟、文化等領域都有廣泛的關聯效應。而怎樣讓主題公園建立多元盈利網,保持活力持續盈利,迪斯尼樂園作為主題公園繞不開的成功范例有許多值得我們借鑒和學習的地方。

  迪斯尼樂園在豐富的產業鏈組合中,樂園門票收益僅只是一小部分,娛樂、餐飲、住宿等設施項目才是核心盈利點。同時,迪斯尼通過影視、玩具,圖書,電子游戲和傳媒網絡的“窗口”不斷地滲透大眾之心,持續擴大品牌的影響力,進一步給該盈利模式注入了頑強的生命力。

  從文旅地產的呈現模式講,除了“主題公園”式區域綜合開發,以及由點到城且集聚能力極強的都市消費型文娛地產打造,目前來看,特色小鎮和“農文旅”這類投資較小的文旅項目將受到追捧,特色小鎮和“農文旅”(農業+文創+地產)將為文旅地產從單一向多元化轉變提供新的思路。

  廣受好評的世界級禪意旅居度假目的地——靈山小鎮·拈花灣,以及衡水的“農文旅”創新發展模式都是文旅地產行業的先驅者,這讓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文旅地產的局面一定是萬花齊放,而非千篇一律。
 


 

  文旅地產轉型三部曲

  文旅地產目前深植企業的地產基因在轉型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水土不服的反應,習慣了地產項目高周轉、快回本的常態化模式,一下子要進入到高投入、長周期且需要精打細雕、反同質化的文旅項目多少顯得有些手足無措。這種情況下,譜好“專業團隊-財務預算-節奏把控”三部曲就是房地產企業轉型文旅產業需要認真思考的。

  首先,專業的團隊是資源整合能力的基石。一個具有強大IP創造運營能力的服務團隊,才能在競爭激烈的文旅市場站穩腳跟。比如文娛IP巨頭華誼兄弟,他將多年電影IP與中國各地城市文化深度融合, 以內容為王打造多種體驗互動的娛樂型產品,全國布局20個城市,總投資高達700億,坦白講,一般團隊根本難以與之對抗,文旅地產這一火熱商場,看不見的硝煙從未停止,沒有專業和實力,只能淪為炮灰。

  其次,財務預算決定了房企是否能在文旅地產這條荊棘道路走下去。前面說到,文旅和地產業務組合起到了對沖經濟周期的作用,因而有人說手握重金的房企轉型文旅這樣大投資的項目是具有絕對性優勢的。

  但實際情況是房地產企業的凈負債率高的可達500%多,市場頻頻爆出企業債務?;?,政策面臨去杠桿、宏觀經濟下行,資金吃緊、旅游項目去地產化等多方利空形勢,如履薄冰的投資方不得不變得越來越謹慎。
 


 

  文旅項目的高投資、長周期、難周轉、無模板、反同質化等特點,要求房地產企業更要做好財務預算。房企若想沿用地產反哺旅游的思路也只能用原始的積累,這對資金預算和原有地產業務的運營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后,如果說財務預算決定了房企能否在文旅地產這條荊棘的道路上走下去,節奏感則決定了房企能走多遠。文旅項目的特性決定了這一個長跑的過程,雖說路上對手風起云涌,免不了你追我趕,相互廝殺,但一味追求速度很容易過度消耗、后勁不足,這個時候講究特有的節奏感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目前政策規范加之消費者體驗閥值越來越高,門票經濟時代一去不復返,將自然風景、文化、高科技等多方融合、旅游項目必須是獨特的、擁有完整的故事并且可持續延展的、游客可深度參與體驗且具有沉浸感的,這里的任何一條想做到都不太容易,然而任何一條做不到都不利于維持項目的可持續性。面對這樣的局面,房地產企業如果毫無章法地“亂跑”,長跑路上必然迷失在七彩泡沫的幻夢里,離最初想要到達的地方越來越遠。

  作者:王真真

  • 上一篇:魏小安:景區發展的10大誤區與10大趨勢
  • 下一篇:《只有峨眉山》即將公演,中國旅游演藝進入3.0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