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福彩之生肖时时彩:靈魂拷問:云南真的適合大搞文旅小鎮嗎?

發布日期:2019-11-11
  01
  11月6日,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云南省舉辦了招商引資推介會,省長阮成發表示,云南將以“三張牌”為引擎,共同開辟綠色發展新路徑。其中一張——“健康生活目的地牌”,就是要聚焦大健康產業、全域旅游、特色小鎮等重點方向持續發力,構建“大健康+全域旅游+康養+特色小鎮”產業鏈條。
  兩年多來,云南的特色小鎮炒的火熱,從多項政策到上億資金,無一不顯示出云南建設特色小鎮的決心。
  效果如何?
  令人遺憾的是,在兩年多的時間里,云南還沒有一家在全國范圍內能叫得響的特色小鎮,反而在負面典型案例方面貢獻了一些價值。
  今年8月,云南省發改委在官網發布通報,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決定給予玉溪澄江廣龍旅游小鎮、沙溪古鎮、臨滄翁丁葫蘆小鎮黃牌警告,限期3個月進行整改。
  這三個小鎮在2018年還因為創建成效明顯,都收到了1.5億元以獎代補的資金支持,為何今年就被“黃牌整改”,甚至將來還可能被“紅牌罰下”,收回獎補資金,進行全省通報。
  以廣龍旅游小鎮來看,這個小鎮位于撫仙湖北岸,項目概算投資約70億元,當地曾宣傳稱,該項目對于撫仙湖?;?、沿湖群眾搬遷安置、生產生活方式轉變、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然而,這個背負著艱巨使命的小鎮不僅沒有讓大家如愿,反而以旅游小鎮的名義做起房地產的生意。
  前幾日,在被通報后兩個多月后,當地的置業顧問還在推銷廣龍旅游小鎮的房產,其中,既有有酒店公寓、住宅,還有雙拼以及中央三令五申很多年禁建的別墅。置業顧問說,別墅均價在2.1萬到2.3萬之間,如果從外地去看房,還可以報銷來往的機票。
  今年,云南特色小鎮中備受關注的,還有雞足山禪修小鎮。
  據央視報道,在申報特色小鎮項目之前,雞足山鎮就已經有一個“雞足山·圣山古鎮”項目,由深圳市適度行投資有限公司投資建設,概算總投資20億,選址就在雞足山鎮沙址村委會火把村和蘿卜地村,占地約626畝。
  作為深圳適度行的子公司,大理適度行置業有限公司制作了“雞足山禪修小鎮”的創建方案,項目范圍也從600多畝地,擴大到3.7平方公里,是原來規劃面積的8倍多。
  說是禪修小鎮,其實也是以旅游項目開發為主的旅游地產項目。
  最終,雞足山禪修小鎮因為觸碰生態紅線被淘汰,目前處于停滯狀態,已經征收的土地還在閑置中。
  和雞足山一起被淘汰的,還有同樣觸碰生態紅線的八寶壯鄉小鎮,主體未落實、未開工建設的永勝清水古鎮、陸良蠶桑小鎮、羅平油菜花小鎮,將特色小鎮與產業園區概念混淆的個舊市大屯特色制造小鎮,均被收回了1000萬的啟動資金。

  02
  上面的例子還都是被公開報道過的。勁旅君調查發現,在云南省公布的105個特色小鎮中,雖然今年以來因為各種問題已經處理了9個,但存在問題的不只是這些。
  以勐海勐巴拉雨林小鎮為例,這個項目距離縣城約2公里,占地面積12000畝,占據了勐海縣最優質的土地資源,被熱帶雨林和30多個湖泊覆蓋,規劃了“康體運動主題園、健康養生園、國際健康療養園、六國風情水鎮、蜜月度假主題園、普洱茶文化主題園、VR秘境藝術博覽園”七大園區,計劃總投資43.5億元。
  勁旅君發現,在這七大園區中可供居住的就有養生酒店、民俗客棧、主題酒店、悅椿養生度假酒店、悅椿溫泉SPA、國際會議中心、金鏈溫泉度假村、高端別墅居住區、樹屋酒店、帳篷酒店、睡袋酒店等十余種項目。
  在小鎮投資主體云南浩宇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宇集團)的官網上,也可以看到,勐巴拉雨林小鎮是浩宇集團地產板塊的重要產品,目前康體運動主題園已經成型。這個主題園以亞洲十大最美高爾夫球場為載體,建設了度假酒店、溫泉度假村、高端別墅居住區。
  勁旅君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勐巴拉雨林小鎮”發現,從第一頁到第十頁,鋪天蓋地都是賣房的信息。獨棟、聯排、雙拼、公寓住宅可謂是應有盡有,價格也從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
  為了照顧投資人,公司此前還推出了目前托管式酒店公寓,公司可以代為出租,平均每年收益可達9-10萬。
  “西雙版納特色小鎮房源全線告急,你都不慌的嗎?”“勐巴拉雨林小鎮三期85平小別墅地上兩層舒適的品質,無比的享受”等推介小鎮地產的文章也是遍布頁面。
  浩宇集團網站早些時候的新聞顯示,這個項目是從2009年開始建設的,當時的定位就是旅游地產。
  勐巴拉雨林小鎮是否會步廣龍旅游小鎮的后塵,就得等時間去揭曉了。
  
03
  云南創建特色小鎮,優勢十分突出。
  云南環境好,生態優勢明顯;文化深厚,既包括當地的歷史文化,還有豐富的民族文化;此外,云南的許多建筑風貌特點突出,并且其中很多都跟青山綠水很好地融為一體。
  為了特色小鎮創建工作,云南也下了血本。
  云南省政府2018年出臺了《關于加快推進全省特色小鎮創建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從繼續加大財政支持力度、保障土地林地要素供給、多渠道籌措項目建設資金、精準確定特色小鎮投資規模、嚴格控制房地產化傾向5個方面加大對特色小鎮的支持力度。
  例如,在財政政策方面,《指導意見》提出,從2018年開始至2020年,每年評選出15個創建成效顯著的特色小鎮,省財政給予每個特色小鎮1.5億元以獎代補資金支持。
  在2017年年中,云南省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公布《云南省特色小鎮創建名單》時,也提出對于納入創建名單的特色小鎮,撥付每個小鎮1000萬元的啟動資金,用于扶持小鎮開展規劃編制和項目前期工作,接下來幾年也將陸續啟動財政稅收優惠獎勵政策。特色小鎮規劃區域內的新建企業,從項目實施之日起,其繳納的新增稅收省(州)市分享收入,前3年全額返還,后2年減半返給縣市、區)政府。
  沒干就先給錢,干的好了還給大額獎勵。放眼全國,一些地方即使有獎補資金,大多也都在幾百萬到幾千萬,能給到億元大力度的支持資金,實屬罕見。

  04
  為什么在政策和資金都給出了很好保障的情況下,還沒有特別出彩呢?
  因為在云南特色小鎮謀劃和發展過程中存在不少的問題,導致很多地方重“形”輕“魂”,千鎮一面,小鎮甚至淪為地方政府、企業爭績求利的工具。
  小鎮泛旅游化,同質化問題突出。坐擁豐富旅游資源的云南,105個特色小鎮中就有76個是“旅游特色小鎮”,約占總數的72.4%,整體來看,泛旅游化,缺乏核心競爭力。
  因此,有網友表示,與其說是105個特色小鎮還不如說是建105個仿古建筑的商業小鎮?;褂型淹虜郟閡燦脅糠痔厴≌?ldquo;圈地蓋房”后運營引客的能力較差,與產業銜接的綜合功能不強。遭到網友吐槽:不論去到哪個小鎮,“古街道”上售賣的都是披肩、銀飾、非洲鼓,千篇一律的風格就像在逛螺螄灣(昆明的一家商貿城)。
  缺乏支撐產業,生命力較弱。特色小鎮是相對獨立于市區,具有明確產業定位、文化內涵、旅游和一定社區功能的發展空間平臺,區別于行政區劃單元和產業園區。但泛旅游化的小鎮運營,多依托“旅游+”的引擎作用,這種運營模式與以產業立鎮的特色小鎮有著本質區別。
  在云南,以花海為噱頭吸引游客,并圍繞此開展溫泉、民宿、農家樂、手工作坊等的旅游小鎮,可以說比比皆是。但一旦花期過后,花海瞬間門可羅雀。這種小鎮僅僅是將花海作為引流的一種手段,并未像法國的普羅旺斯一樣擺脫了花海經濟,做起了香料產業,欠缺能以品牌IP作為核心競爭力的產業生命力。
  投資者中房地產企業多,風險較大。梳理云南特色小鎮的投資主體可以發現,既包括本土大、小房企,全國百強巨頭,也包括實力與資質皆一般的企業混跡其中“鉆空子”。
  大多房地產企業轉向做特色小鎮,都缺乏對特色小鎮內涵和概念的理解,缺乏產業運營能力,對生態環境和社會發展方面的認識也不夠充分,導致把特色小鎮項目當作房地產開發項目。一些心思不純的,做特色小鎮其實就是為了把土地拿到手。
  政府朝令夕改,下限不斷突破。今年8月份,云南省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給予玉溪澄江廣龍旅游小鎮、沙溪古鎮、臨滄翁丁葫蘆小鎮三個小鎮黃牌警告,限期3個月進行整改。但在3個月快到時,相關負責人又表示,整改期限由原來的3個月延長至1年。
  將來呢?如果一年還整改不到位,是不是要延長到無限期?
  亂規劃、亂開發,破壞了小鎮整體協調性。地處大理、麗江、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區之間的國家歷史文化名鎮沙溪古鎮,其建設不追求古鎮特色,突出地方文化精髓,反而充斥著現代化建筑,本該獨具特色的小鎮失去了“靈魂”。
  同樣,臨滄翁丁葫蘆小鎮是中國最后一個原始部落,但這個小鎮無論是建設重點,還是項目、財力、人力的要素都沒有放在翁丁老寨上,沒有原汁原味展示原始部落的形態,反而本末倒置,使用現代化建筑材料破壞小鎮原始風貌。

  05
  上面的這些問題,不禁令人懷疑,云南到底適合大搞文旅特色小鎮嗎?
  我們不妨先看看其他省的做法。
  浙江省是“特色小鎮”概念的誕生地,也是國內特色小鎮發展最成熟的區域。
  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出臺了《關于加快特色小鎮規劃建設的指導意見》,提出全省力爭通過3年時間重點培育和規劃建設100個左右特色小鎮,聚焦信息經濟、環保、金融等七大產業和歷史經典產業打造產業生態,并對特色小鎮的創建程序、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規劃。按照規劃,3年內每個特色小鎮要完成固定資產投資50億元左右(不含住宅等房地產項目投資),所有特色小鎮要建設成為3A級以上景區。
  到如今,在短短四年多的時間里,浙江已經崛起了西湖云棲小鎮、余杭夢想小鎮、玉皇山南基金小鎮、余杭藝尚小鎮、諸暨襪藝小鎮、德清地理信息小鎮等一大批特色小鎮。
  觀察這些浙江成功的特色小鎮,我們不難發現,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小鎮的立足點、出發點和重點都在產業。浙江特色小鎮的產業定位要求聚焦信息經濟、環保、健康、旅游、時尚、金融、高端裝備制造等7大萬億元產業,以及茶葉、絲綢等歷史經典產業,圍繞重點產業來打造完整的產業生態圈,以培育具有行業競爭力的“單打冠軍”,構筑產業創新高地。
  浙江省特色小鎮創建的實踐者、探索者翁建榮也曾在一次調研中表示,要主攻最有基礎、最有優勢的特色產業來建設,不能“百鎮一面”。
  這一點正是目前云南特色小鎮建設的短板,云南70%以上的都是文旅小鎮,其中以茶文化為主題的小鎮就有8個,包括普洱市的思茅普洱茶小鎮、景邁普洱茶小鎮,臨滄市的雙江縣勐庫冰島茶小鎮、臨翔區昔歸普洱茶小鎮、鳳慶魯史茶馬古道文化小鎮、鳳慶滇紅小鎮,保山市的昌寧紅茶小鎮,西雙版納的易武古鎮……
  雖然茶葉是云南的傳統產業,但是如此大規模的茶文化小鎮不僅不能突出云南的特色,培養出“單打冠軍”,反而很容易導致重復建設、惡性競爭、出現同質化產品等風險。
  實際上,旅游雖然也是產業,但這種產業在中國受季節和節假日影響太大,很難支撐小鎮持續的生機。
  就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云南正在興建的特色小鎮已經陷入了“千鎮一面”的同質化瓶頸,并沒有呈現出特色鮮明、百花齊放的特點。
  我們鼓勵探索,但是也更希望,在快步趕路的時候,可以想一想,如此大費周章搞的特色小鎮,真的適合云南嗎?
  作者:樸華

福彩之生肖时时彩 www.ixtomo.com.cn 上一篇:四川康養旅游走在全國前列,是怎么做的?

下一篇:【案例+解讀】夜間旅游產品開發策略


?
靈魂拷問:云南真的適合大搞文旅小鎮嗎?
  01
  11月6日,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云南省舉辦了招商引資推介會,省長阮成發表示,云南將以“三張牌”為引擎,共同開辟綠色發展新路徑。其中一張——“健康生活目的地牌”,就是要聚焦大健康產業、全域旅游、特色小鎮等重點方向持續發力,構建“大健康+全域旅游+康養+特色小鎮”產業鏈條。
  兩年多來,云南的特色小鎮炒的火熱,從多項政策到上億資金,無一不顯示出云南建設特色小鎮的決心。
  效果如何?
  令人遺憾的是,在兩年多的時間里,云南還沒有一家在全國范圍內能叫得響的特色小鎮,反而在負面典型案例方面貢獻了一些價值。
  今年8月,云南省發改委在官網發布通報,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決定給予玉溪澄江廣龍旅游小鎮、沙溪古鎮、臨滄翁丁葫蘆小鎮黃牌警告,限期3個月進行整改。
  這三個小鎮在2018年還因為創建成效明顯,都收到了1.5億元以獎代補的資金支持,為何今年就被“黃牌整改”,甚至將來還可能被“紅牌罰下”,收回獎補資金,進行全省通報。
  以廣龍旅游小鎮來看,這個小鎮位于撫仙湖北岸,項目概算投資約70億元,當地曾宣傳稱,該項目對于撫仙湖?;?、沿湖群眾搬遷安置、生產生活方式轉變、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然而,這個背負著艱巨使命的小鎮不僅沒有讓大家如愿,反而以旅游小鎮的名義做起房地產的生意。
  前幾日,在被通報后兩個多月后,當地的置業顧問還在推銷廣龍旅游小鎮的房產,其中,既有有酒店公寓、住宅,還有雙拼以及中央三令五申很多年禁建的別墅。置業顧問說,別墅均價在2.1萬到2.3萬之間,如果從外地去看房,還可以報銷來往的機票。
  今年,云南特色小鎮中備受關注的,還有雞足山禪修小鎮。
  據央視報道,在申報特色小鎮項目之前,雞足山鎮就已經有一個“雞足山·圣山古鎮”項目,由深圳市適度行投資有限公司投資建設,概算總投資20億,選址就在雞足山鎮沙址村委會火把村和蘿卜地村,占地約626畝。
  作為深圳適度行的子公司,大理適度行置業有限公司制作了“雞足山禪修小鎮”的創建方案,項目范圍也從600多畝地,擴大到3.7平方公里,是原來規劃面積的8倍多。
  說是禪修小鎮,其實也是以旅游項目開發為主的旅游地產項目。
  最終,雞足山禪修小鎮因為觸碰生態紅線被淘汰,目前處于停滯狀態,已經征收的土地還在閑置中。
  和雞足山一起被淘汰的,還有同樣觸碰生態紅線的八寶壯鄉小鎮,主體未落實、未開工建設的永勝清水古鎮、陸良蠶桑小鎮、羅平油菜花小鎮,將特色小鎮與產業園區概念混淆的個舊市大屯特色制造小鎮,均被收回了1000萬的啟動資金。

  02
  上面的例子還都是被公開報道過的。勁旅君調查發現,在云南省公布的105個特色小鎮中,雖然今年以來因為各種問題已經處理了9個,但存在問題的不只是這些。
  以勐海勐巴拉雨林小鎮為例,這個項目距離縣城約2公里,占地面積12000畝,占據了勐海縣最優質的土地資源,被熱帶雨林和30多個湖泊覆蓋,規劃了“康體運動主題園、健康養生園、國際健康療養園、六國風情水鎮、蜜月度假主題園、普洱茶文化主題園、VR秘境藝術博覽園”七大園區,計劃總投資43.5億元。
  勁旅君發現,在這七大園區中可供居住的就有養生酒店、民俗客棧、主題酒店、悅椿養生度假酒店、悅椿溫泉SPA、國際會議中心、金鏈溫泉度假村、高端別墅居住區、樹屋酒店、帳篷酒店、睡袋酒店等十余種項目。
  在小鎮投資主體云南浩宇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宇集團)的官網上,也可以看到,勐巴拉雨林小鎮是浩宇集團地產板塊的重要產品,目前康體運動主題園已經成型。這個主題園以亞洲十大最美高爾夫球場為載體,建設了度假酒店、溫泉度假村、高端別墅居住區。
  勁旅君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勐巴拉雨林小鎮”發現,從第一頁到第十頁,鋪天蓋地都是賣房的信息。獨棟、聯排、雙拼、公寓住宅可謂是應有盡有,價格也從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
  為了照顧投資人,公司此前還推出了目前托管式酒店公寓,公司可以代為出租,平均每年收益可達9-10萬。
  “西雙版納特色小鎮房源全線告急,你都不慌的嗎?”“勐巴拉雨林小鎮三期85平小別墅地上兩層舒適的品質,無比的享受”等推介小鎮地產的文章也是遍布頁面。
  浩宇集團網站早些時候的新聞顯示,這個項目是從2009年開始建設的,當時的定位就是旅游地產。
  勐巴拉雨林小鎮是否會步廣龍旅游小鎮的后塵,就得等時間去揭曉了。
  
03
  云南創建特色小鎮,優勢十分突出。
  云南環境好,生態優勢明顯;文化深厚,既包括當地的歷史文化,還有豐富的民族文化;此外,云南的許多建筑風貌特點突出,并且其中很多都跟青山綠水很好地融為一體。
  為了特色小鎮創建工作,云南也下了血本。
  云南省政府2018年出臺了《關于加快推進全省特色小鎮創建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從繼續加大財政支持力度、保障土地林地要素供給、多渠道籌措項目建設資金、精準確定特色小鎮投資規模、嚴格控制房地產化傾向5個方面加大對特色小鎮的支持力度。
  例如,在財政政策方面,《指導意見》提出,從2018年開始至2020年,每年評選出15個創建成效顯著的特色小鎮,省財政給予每個特色小鎮1.5億元以獎代補資金支持。
  在2017年年中,云南省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公布《云南省特色小鎮創建名單》時,也提出對于納入創建名單的特色小鎮,撥付每個小鎮1000萬元的啟動資金,用于扶持小鎮開展規劃編制和項目前期工作,接下來幾年也將陸續啟動財政稅收優惠獎勵政策。特色小鎮規劃區域內的新建企業,從項目實施之日起,其繳納的新增稅收省(州)市分享收入,前3年全額返還,后2年減半返給縣市、區)政府。
  沒干就先給錢,干的好了還給大額獎勵。放眼全國,一些地方即使有獎補資金,大多也都在幾百萬到幾千萬,能給到億元大力度的支持資金,實屬罕見。

  04
  為什么在政策和資金都給出了很好保障的情況下,還沒有特別出彩呢?
  因為在云南特色小鎮謀劃和發展過程中存在不少的問題,導致很多地方重“形”輕“魂”,千鎮一面,小鎮甚至淪為地方政府、企業爭績求利的工具。
  小鎮泛旅游化,同質化問題突出。坐擁豐富旅游資源的云南,105個特色小鎮中就有76個是“旅游特色小鎮”,約占總數的72.4%,整體來看,泛旅游化,缺乏核心競爭力。
  因此,有網友表示,與其說是105個特色小鎮還不如說是建105個仿古建筑的商業小鎮?;褂型淹虜郟閡燦脅糠痔厴≌?ldquo;圈地蓋房”后運營引客的能力較差,與產業銜接的綜合功能不強。遭到網友吐槽:不論去到哪個小鎮,“古街道”上售賣的都是披肩、銀飾、非洲鼓,千篇一律的風格就像在逛螺螄灣(昆明的一家商貿城)。
  缺乏支撐產業,生命力較弱。特色小鎮是相對獨立于市區,具有明確產業定位、文化內涵、旅游和一定社區功能的發展空間平臺,區別于行政區劃單元和產業園區。但泛旅游化的小鎮運營,多依托“旅游+”的引擎作用,這種運營模式與以產業立鎮的特色小鎮有著本質區別。
  在云南,以花海為噱頭吸引游客,并圍繞此開展溫泉、民宿、農家樂、手工作坊等的旅游小鎮,可以說比比皆是。但一旦花期過后,花海瞬間門可羅雀。這種小鎮僅僅是將花海作為引流的一種手段,并未像法國的普羅旺斯一樣擺脫了花海經濟,做起了香料產業,欠缺能以品牌IP作為核心競爭力的產業生命力。
  投資者中房地產企業多,風險較大。梳理云南特色小鎮的投資主體可以發現,既包括本土大、小房企,全國百強巨頭,也包括實力與資質皆一般的企業混跡其中“鉆空子”。
  大多房地產企業轉向做特色小鎮,都缺乏對特色小鎮內涵和概念的理解,缺乏產業運營能力,對生態環境和社會發展方面的認識也不夠充分,導致把特色小鎮項目當作房地產開發項目。一些心思不純的,做特色小鎮其實就是為了把土地拿到手。
  政府朝令夕改,下限不斷突破。今年8月份,云南省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給予玉溪澄江廣龍旅游小鎮、沙溪古鎮、臨滄翁丁葫蘆小鎮三個小鎮黃牌警告,限期3個月進行整改。但在3個月快到時,相關負責人又表示,整改期限由原來的3個月延長至1年。
  將來呢?如果一年還整改不到位,是不是要延長到無限期?
  亂規劃、亂開發,破壞了小鎮整體協調性。地處大理、麗江、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區之間的國家歷史文化名鎮沙溪古鎮,其建設不追求古鎮特色,突出地方文化精髓,反而充斥著現代化建筑,本該獨具特色的小鎮失去了“靈魂”。
  同樣,臨滄翁丁葫蘆小鎮是中國最后一個原始部落,但這個小鎮無論是建設重點,還是項目、財力、人力的要素都沒有放在翁丁老寨上,沒有原汁原味展示原始部落的形態,反而本末倒置,使用現代化建筑材料破壞小鎮原始風貌。

  05
  上面的這些問題,不禁令人懷疑,云南到底適合大搞文旅特色小鎮嗎?
  我們不妨先看看其他省的做法。
  浙江省是“特色小鎮”概念的誕生地,也是國內特色小鎮發展最成熟的區域。
  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出臺了《關于加快特色小鎮規劃建設的指導意見》,提出全省力爭通過3年時間重點培育和規劃建設100個左右特色小鎮,聚焦信息經濟、環保、金融等七大產業和歷史經典產業打造產業生態,并對特色小鎮的創建程序、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規劃。按照規劃,3年內每個特色小鎮要完成固定資產投資50億元左右(不含住宅等房地產項目投資),所有特色小鎮要建設成為3A級以上景區。
  到如今,在短短四年多的時間里,浙江已經崛起了西湖云棲小鎮、余杭夢想小鎮、玉皇山南基金小鎮、余杭藝尚小鎮、諸暨襪藝小鎮、德清地理信息小鎮等一大批特色小鎮。
  觀察這些浙江成功的特色小鎮,我們不難發現,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小鎮的立足點、出發點和重點都在產業。浙江特色小鎮的產業定位要求聚焦信息經濟、環保、健康、旅游、時尚、金融、高端裝備制造等7大萬億元產業,以及茶葉、絲綢等歷史經典產業,圍繞重點產業來打造完整的產業生態圈,以培育具有行業競爭力的“單打冠軍”,構筑產業創新高地。
  浙江省特色小鎮創建的實踐者、探索者翁建榮也曾在一次調研中表示,要主攻最有基礎、最有優勢的特色產業來建設,不能“百鎮一面”。
  這一點正是目前云南特色小鎮建設的短板,云南70%以上的都是文旅小鎮,其中以茶文化為主題的小鎮就有8個,包括普洱市的思茅普洱茶小鎮、景邁普洱茶小鎮,臨滄市的雙江縣勐庫冰島茶小鎮、臨翔區昔歸普洱茶小鎮、鳳慶魯史茶馬古道文化小鎮、鳳慶滇紅小鎮,保山市的昌寧紅茶小鎮,西雙版納的易武古鎮……
  雖然茶葉是云南的傳統產業,但是如此大規模的茶文化小鎮不僅不能突出云南的特色,培養出“單打冠軍”,反而很容易導致重復建設、惡性競爭、出現同質化產品等風險。
  實際上,旅游雖然也是產業,但這種產業在中國受季節和節假日影響太大,很難支撐小鎮持續的生機。
  就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云南正在興建的特色小鎮已經陷入了“千鎮一面”的同質化瓶頸,并沒有呈現出特色鮮明、百花齊放的特點。
  我們鼓勵探索,但是也更希望,在快步趕路的時候,可以想一想,如此大費周章搞的特色小鎮,真的適合云南嗎?
  作者:樸華
  • 上一篇:四川康養旅游走在全國前列,是怎么做的?
  • 下一篇:【案例+解讀】夜間旅游產品開發策略